警察论坛邮箱: 570067608@qq.com            热线电话: 010-57276930 18510793779
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警务报道 >  »陈建申:坚守反扒一线30多年

陈建申:坚守反扒一线30多年

2019-06-13 09:50:35 来源:金华公安 作者:

他嫉恶如仇,对扒手恨之入骨;他技艺高超,让扒手闻风丧胆;他,光明磊落,令扒手无可奈何。


30多年来,他一直与扒手斗智斗勇,进行着“猫捉老鼠”的较量。公交车、医院、高校、商业区……扒手在哪里出现,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他就是老陈——金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出租车管理大队便衣反扒中队反扒队员陈建申。

 

因为热爱,30多年的执着,他已把反扒融入自己的生命。2019年5月7日,他在医院就诊时,还不忘用手机拍下嫌疑人活动视频,发到工作群里,提醒队友注意扒手的动向。

 

他嫉恶如仇,与扒手势不两立,连连过招

从事反扒工作30多年来陈建申先后共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3000多名。2013年,陈建申进入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出租车管理大队,便两次获得金华市公安局一等治安奖章荣誉。


老陈,

在金华市反扒界声名远播,

可谓金华反扒界的一张金名片。

更令人感怀的是30多年义无反顾的坚持,

56岁的他还坚守在这块阵地。


爱上反扒,源于陈建申少年时一次被扒的惨痛经历。那年陈建申刚上小学,学校组织看电影,家里给了他5元钱,让他买块5分钱的冰棍解暑。“当时父亲在队里干活,一天才挣3毛钱。5元钱可算是巨款了。”他把“巨款”放在口袋里,手紧紧地按着,去看电影。走到半路,在人多处,好奇停下来看汽车的瞬间,钱就不见了。电影看得没滋没味,回家途中又中了暑,幸亏一位大爷相助,才回了家。这样的经历,让陈建申对扒手恨之入骨,“我要抓小偷,让他们不敢再偷。”这种情愫之下,小小的他便在心田里埋下了反扒念头的种子。


16岁那年,陈建申抓了第一个扒手。在一条小弄堂里,摆着一个小人书摊,四五个人有蹲有坐,翻看着小人书。路过的陈建申却从中发现了端倪,一个20多岁的小伙,凑近一个正专心看书的孩子,不一会,孩子口袋里的钱就落到他手上了。见小伙还没有“走”的意思,陈建申马上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报告。“有派出所的联防队员跟在后面壮胆,我过去一把将那个还蹲那里的小偷按倒。” 陈建申回忆道。


成功的喜悦让陈建申更坚定了信念:

这辈子和扒手干上了。


因为挡了扒手的财路,小偷对他恨之入骨,便想方设法处处与他作对。对于挡财的对手,扒窃团伙惯用两招,一招是拉你下水,一招是打击报复。送香烟、塞红包、吃饭娱乐……一些老扒手使上了惯用手段,企图拉拢他。嫉恶如仇的的他,又岂能与小偷同流合污。


软的不行,硬的上。


2014年夏天,陈建申和队友经过反复侦查,抓获了盘踞在金华多年的一个扒窃团伙主要成员,团伙头目先是苦苦哀求放他一马,遭到拒绝后,又扬言威胁报复。随后一周内,团伙里的小贼开始暗地里使坏。他们把他上下班停放在公交站台附近的摩托车偷走,甚至,他们趁反扒队员在路面执勤时直接开车去撞反扒队员。


面对一次次穷凶极恶的挑衅,陈建申没有胆怯,反而鼓励着队友们:“该抓就抓,抓出正气,抓出威风。作为一名反扒队员,不抓扒手,就是下跪,低人一头!”


陈建申软硬不吃,于是,扒手又使出阴招。


有一次,一个被抓的女贼主动交代,老陈和她在宾馆开过房,还骗走了她4000多元钱,并说出老陈的特征:高高瘦瘦,皮肤有点黑。这子虚乌有的事,让老陈哭笑不得。为了证明老陈的清白,老陈跟随民警到看守所提审。民警审讯时,女贼还是一口咬定陪老陈睡觉了,而当民警指着一旁的老陈,问女贼是否认识时,女贼摇摇头:不认识,从未见过。提起此事,老陈还是义愤慎膺:“差点被人诬陷了,还好有组织为我撑腰,还我清白。”


曾经不止一次地被威胁被围攻,

面对扒手放下“你再敢抓,

就打死你” 的狠话,

陈建申权当耳边风,

依然勇猛奔波在反扒路上……


曾经活动猖獗的外地多个扒窃团伙,在陈建申和队友们的屡次打击下,已经销声匿迹。


他技艺高超,练就了神眼、铁脚、快手

业务精湛,技艺高超。这字眼,用在陈建申身上,一点不为过。

“反扒不但是力气活也是技术活,要吃得起苦受得了累,心里还要有门门道道。有的人对这个职业畏之如虎,他却做得津津有味,练就了神眼、铁脚、快手。”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出租车管理大队副大队长成小龙说,抓小偷看似是个简单的活,其实不然,作为一个反扒队员,辛苦费脚不用说,单是每天风里来雨中去地巡查跟踪就是几十公里;识贼费眼,“众里寻他千百度”,要识别谁是小偷,没有过人的眼力肯定不行;抓贼费心,有几个同伙,狗急跳墙怎么办等等,都必须考虑在先。


多年坚守反扒一线,陈建申练就了神眼、铁脚、快手。尤其是他的神眼,令人佩服至极。对陈建申的眼之神,成小龙深有感触。那一天,他和老陈一起坐公交车准备下班回家,看着车外的行人,老陈突然说有个人不对劲。两人赶紧下车后,步行跟踪了近一个小时,等那人伸手偷窃得手正欲逃离之际,老陈来了个人赃俱获。带回来一审查,那人果然是个刚流窜到金华来作案的新面孔。


“只要被他看上一眼,就逃不走。”对于大伙的神眼之说,陈建申摆摆手,谦虚地说着,其实没那么神奇。“以前在人民广场经常有人耍猴,我帮着拉三轮车的父亲干活,在那里休息时,我不看耍猴,专门看‘观众’。”某些“观众”的一举一动尽入陈建申眼中,日积月累,陈建申的眼神自然就不一般了。


“扒窃是将人随身携带的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偷走,扒手需要长期练身手,行动时要制造机会、创造条件,才能得逞。被抓过处理过的,会反复寻思着什么地方露出马脚,也就是说,他们的反侦查能力也在不断提升。”陈建申很清楚对手的“技术含量”。“作为与扒手针锋相对的反扒队员,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忘初心,还需与时俱进,不断锤炼反扒技能,扒窃和反扒是一场长期的赛跑,决不能让小偷跑到我们前头。”

一个人赤手空拳成功抓获两个人,用什么法子?反扒中队中队长范卫建讲起老陈抓捕的一个故事。那天,老陈在汽车西站公交站台,发现两个小贼结伙偷了一只手机后朝洪源方向逃窜,老陈跟踪而去,等两人进入一家饭店,将两人堵在饭店里。后援一时跟不上,错失时机嫌疑人很可能逃脱法网,时不我待,以一对二,况且一方年老一方年轻,如何取胜?老陈心里有小九九,事先动员附近群众协助,一选对象,要抓先抓赃物在身的,所谓抓贼抓赃;二选地点,饭店相对封闭,范围小,可逃之处受限;三是政策攻心,以其名声,震慑小贼认罪服法。“其实我心里也担心自身的安全,但邪不压正,心里的警徽让我无私无畏,胆大心细,制服了两名扒手,及时地追回了赃物,挽回受害人的财产损失。”回单位因安全问题挨了批的老陈如是说道。


老陈反扒出了名,派出所、刑侦大队等基层所队都慕名而来,求助一臂之力。婺城公安分局城中派出所、城东派出所,江南公安分局西关派出所、江南派出所等单位,先后派专人到便衣队跟班执勤。同时,他扎根辖区基层警务资源,发挥便衣打击专业优势,交流总结提高破案技战法,对接完善侦审办打处一体化工作模式。2017年1月18日,便衣队与城中派出所通宵排查、循线追踪,赴诸暨抓获3名盗窃嫌疑人,打掉一个专业盗窃团伙。


在中队,能从师老陈,队员们以此为荣,将技艺传给队员也是老陈所想。“师傅带着我在公交、夜市、商场上‘逛’,教我识贼,更要隐藏好自己。便衣反扒,就是要让人看你是在轻松逛街,看不出你是反扒,而你却装着反扒的心。发现小偷只能算是‘初级工’,会跟踪与反跟踪才算得上是‘高级工’……”跟随老陈实战两个月之久的小黄学到了不少门道。


“那天我跟着师傅到新农贸市场,师傅对我说发现一个‘老面孔’,他不便出面,就叮嘱我装成傻子一般,接近他,不要慌,等他动手之际,将他逮住。”小苏对于自己上班第三天师傅的现场授艺记忆犹新。


他善交朋友,发动更多的人守护平安

在金华,不管乘坐哪路公交车,对于老陈来说,不用出示乘车证,都是畅通无阻。用句时髦的话,老陈靠脸吃饭。老陈和公交公司的司乘人员关系可想而知。在公交公司群里,老陈是个活跃分子,时不时地发个信息,通报治安形势,宣讲防范知识。“这些朋友都成了他的信息员。”范卫建清楚地记得,2017年的一个早上,中队正开着早会,老陈突然打断,举起手机说司机发过来一个截图,说正驶向通济桥的公交车上有人扒窃,得此信息后,队里马上出动,追赶而去,在窃贼下车前,将其抓获。


走访金职院、大润发超市等单位与之沟通,如何加强防范;与辖区派出所共同建立“结对式”联合执勤点,做到随时发案随时跟进打击;落实专人联系市区公交公司、出租车公司坚持每月治安安全片组会;招募民间反扒高手,组织志愿者参与公益反扒活动……老陈每日忙碌着。


“一人再强,力量也有限,而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的生活环境才会越来越平安和谐。” 老陈是这样想的。


每天坚守在反扒一线,随时出现在小偷的身边,迅速斩断“贪婪的第三只手”。这是老陈多年来的工作写照。


“与前几年相比,扒手少得多了,大环境下传统犯罪的减少不说,我们打得精准及时,让扒手提高犯罪成本,知难而退,望而却步,也是个重要因素。”成小龙说,陈建申和他的反扒队友们功不可没。


现场反扒从攻为守,

没有扒手可抓,

对于陈建申来说,

起初有失落,转念一想,

天下无贼,平安金华,

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所希望的吗!


发案少,秩序好,市民出行平安,成了陈建申的工作目标。现在每天的工作,改为坐公共汽车,市区的19路,浙师大等学生易被盗的330路,通往孝顺、汤溪的城乡线路,金兰、金武、金义等县际线路……陈建申下了一辆又上一辆,像一只勤劳的蜘蛛,不断地织就着一张时刻张网而待的反扒防控网络。


老陈说:“看着市民一张张平安出行的笑脸,真希望工作就这样一直干下去。”没想到,命运竟是这样无情。今年5月20日,一个浪漫的日子,陈建申和妻子到单位来请假到杭州治疗,同事才得知他已经在金华中心医院做了穿刺确认是胰腺癌,妻子满目泪水,他却故作轻松,安慰着家人,既来之则安之。


成小龙翻出微信,4月30日陈建申在朋友圈里写了一句“我累了”。反扒工作风雨无阻,长年忙碌无休,正因习惯如此,所以当时也疏忽了,真后悔没有多关心一下。“反扒队员的工作时间,是由小偷决定的,工作地点也是由小偷决定的,哪里案件高发,我们就站岗守护到哪里。可以说是‘小偷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而且越是节假日的时候越忙,经常吃了上顿,不知何时何地才能吃上下顿。”成小龙说,陈建申的病,和辛苦的工作与饮食的不规律,有不小的关系。


“其实一两个月前他就便血了,人感觉没力气,老陈起初也没在意,还是坚持正常执勤工作,后来,实在是疼得不行,才到医院检查,没想到……”想起不久前还和大家一起查找嫌疑人的老陈,这个曾被金华日报、团市委等点赞为“比跑男还快还帅的人”,队友们无法接受他患病的事实,惋惜不已。


如今,

老陈不得不暂时离开从事30多年的岗位,

往返于杭州与金华之间治疗,

那双神眼却依旧没闲着,

时不时地拍视频,发到群里……


老陈,快点好起来!

大伙等着您,一起继续并肩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