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论坛邮箱: 570067608@qq.com            热线电话: 010-53359269 18510793779
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警务报道 >  »抗疫50天不离岗的看守所长赵功喜

抗疫50天不离岗的看守所长赵功喜

2020-03-16 16:43:42 来源: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 苏文禹 作者: 点击:

2020年初,新春佳节之际,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突袭而来,骤然打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全国范围内由此展开了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1月27日,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全员返岗,阻击疫情,至今已整整50天。这50天,也是鄂伦春自治旗看守所所长赵功喜连续作战的50天,他带领着一支特殊的队伍、在特殊时期、以特殊方式、管理着一群特殊的人员,捍卫着监所安全。“特殊所长”也由此成了他的专属代号。


1月26日,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召集紧急会议,全员取消假期,返岗工作。得知这一消息时,赵功喜正在回家的路上。他家住在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距离工作单位看守所有130多公里,赵功喜平日很少回家,本打算值完班回家与家人团聚,探望一下重病的妻子,谁成想会遇到这样的变故。家在前方,调转车头,连夜赶回看守所。

回程的路上,他思绪翻滚。看守所是一个特殊的场所,空间狭窄、人员密集,一旦发生所内感染,将会迅速蔓延开来,后果不堪设想。而他所带领的这支监管队伍,也是汇集了本所和森林公安机关人员组成的,在工作意识、业务能力、工作熟悉度、协作配合上都会存在问题,重任面前,这支队伍能否经受住考验?虽然愁绪万千,但有着多年监管工作经验的赵功喜,已在心中做出了整体安排。

回到所里,赵功喜立即组建成立了看守所疫情防控工作小组,明确职责任务。他在全所会议上明确指出,抗疫就是大战,我们要凝心聚力、团结一致,拿出百倍的决心、全心全力地投入工作,并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各项工作要从严抓落实,全面清除死角隐患,坚决保证监所安全。赵功喜“疫情不退,我不离所”的庄重承诺,让大家敬佩不已,纷纷表示坚守岗位,永不言退。


看守所由此闭门落锁,全面封闭。驻所卫生人员对监区、工作区、生活区展开全面消杀作业。提讯室张贴塑料薄膜进行内外隔离。暂停所有人员出入,生活物资采取外送内接方式,并进行全面彻底消毒。接班人员必须先进行登记、测量体温无异常后方可入所。外地返回人员要隔离14天后才能返岗工作。

在值班勤务上,赵功喜主导制定了大班轮岗封闭模式。三个班组同时入所轮岗,15天后调换为下三个班组;每个人入所后,就要封闭15天后才能出所。这样一来,原有的警力就存在重大缺口,赵功喜及时向局党委汇报,争取到旗局对监管工作的强力支援,从各部门抽调的14名民警辅警加入疫情期间监管工作。

队伍大了,管理难度也再度升级。赵功喜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申请成立了看守所抗疫临时党支部,12名党员加入。赵功喜带头,全体参加民警辅警签署疫情防控工作承诺书。在临时党支部的凝聚下,看守所战时队伍焕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鄂伦春自治旗看守所历来看押量大、重刑人员多,且人员成分复杂,管理难度大。春节和疫情期间持续的封闭管理,也增加了在押人员的心理压力,给监区秩序和安全隐患。赵功喜每日都要听取各班组汇报,了解监内情况、在押人员思想变化,并亲自到各监室与在押人员谈话,掌握第一手信息。在赵功培的心里有一本账,那就是所内100余在押人员的情况,根据动态变化,每个人名字排序都在变化,哪个人的名字跳到眼前,他就知道要采取措施了。凡在此时,他都会将该在押人员提出来进行深谈,从案件到监内生活,再到家人,存在哪些困难,有哪些解不开的思想问题,事无巨细都在他的问询了解之中。根据实际情况,赵功喜落实具体的帮助措施,让在押人员感到温暖,从而化解矛盾隐患。赵功喜的细心工作,保证了看守所各监室的秩序稳定。


监管工作没有白天黑夜,赵功喜不仅白天忙,夜以继日的工作也是常态。有一次凌晨一点多,仍在熬夜工作的赵功喜接到监区报告,在押人员郑某某心脏不适。他立即穿好防护服,戴上口罩进入监区处置。他和民警查看了郑某某的情况,在驻所医生电话指导下给郑某某服药后,又观察陪护了一个多小时,确认郑某某缓解无碍后,才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看守所同志见他这样不知疲倦全身心投入工作,钦佩地说他是“特殊材料打造的‘钢铁战士’”。

赵功喜热爱生活,餐厨手艺也不错,由于封闭期间厨师不能进入监所,他就经常下厨为值班人员烹饪餐食。他说:“大家连续工作都很累,一定要让大家吃热吃饱吃好。”关注营养搭配,他用心调着花样做各种可口的饭菜。他非常关注蔬食质量,每次送来的肉菜他都要亲自查看,确保新鲜卫生。疫情期间各单位提审要进行时间分隔,经常有单位进行连夜提审,每逢这时,赵功喜就会亲自去食堂,给办案人员做一顿热乎饭。“我们是一个集体,一个团队,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互帮互助是应该的。”朴实的话语、真挚的情感让前来办案的民警们倍加感动。

时光飞逝,转眼间战疫已经50天了,赵功喜不仅没有丝毫的放松和休息,相反却付出比平时翻上不知多少倍的辛劳。患病的妻子他一天也没照顾上,甚至都没有见上一面,只能偶尔用电话微信互诉平安。他最开心、最放松的还是和小外孙女的视频聊天——“姥爷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外孙女稚嫩的话语拨动了他内心柔软的一面。

“我没有哪里特殊,有的只是领导的信任、同志们的期待和家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