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论坛邮箱: 570067608@qq.com            热线电话: 010-53359269 18510793779
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基层调研 >  »看“三人行”如何让三人都“行”

看“三人行”如何让三人都“行”

2020-06-18 15:01:55 来源:固原支队固原中队 张裕富 作者:彭浩伟 点击:

 

        “马涛,你小组成员的家乡分别在哪里?”

“是!我回答!徐耀明的家乡是河南南阳,赵玉武的家乡是山西太原!”

这是固原中队周五“三互”活动前的一次例行提问,提问的内容可谓五花八门,从入伍前干什么到家有几口人,从个人兴趣爱好到崇拜的偶像,甚至连喜欢吃什么、有没有对象都成了提问的一环。

“落实了才发现,原来‘三互’小组要比肚里的蛔虫还懂我!”来自一名新兵的吐槽引起众人大笑。


 “三互”活动作为我军一项由来已久的经常性工作,在促进部队科学发展、推动各项工作有序开展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从现实来看,“三互”组织流于形式、活动开展不经常、作用发挥不明显的情况依然存在。为进一步增强官兵“主人翁”意识,促进官兵共同进步,确保中队安全稳定,中队结合新《纲要》学习贯彻,积极发挥“三互”活动应有的活力,让“1+1+1>3”,让“三人行”变成三人都“行”。

 

 

一、训练互帮互竞争,同袍激励勇前“行”

正在负责木马保护的张强持续鼓励着在出发地犹豫不决的新兵文杰。

“不要怕,跳过来,我会接住你!”

 

 

文杰拍了拍脸颊,试图向前颠两步,然而之前的失败却又将他拉回起点。

文杰的木马一练习已经失败好几次了。他的前几次尝试都以撞上木马告终,文杰将此归因于自己的身材中队最小,因而产生了恐惧。

保护人员却看得很清楚,每当文杰同踏板的距离接近两米,就会开始捣小步子,等到踩上踏板速度几乎和走路没有什么两样。

要想跨越眼前的木马,就要先跨越心中的木马。张强将视线转向队列中“三互”小组的一名成员,大喊道:“田维正,出来示范一个!”

田维正是张强“三互”小组的一名成员,身材偏胖的他在训练上较为后进,总是和文杰一起加入“加强组”。对于他们二人的训练,张强看在眼里,在“三互”活动中鼓励二人相互竞争,共同进步,文杰负责督促田维正减肥降脂,田维正则帮助文杰克服心理障碍。

 

 


只见田维正从出发线猛冲起来,而后飞跃木马,动作虽不标准,但也赢得了同志们的掌声。

文杰不知道的是,在他上哨的时间里,田维正早已克服了心理障碍,这次示范正是为了给他加油鼓劲。

“到你了文杰,田维正也过去了,你能不过去吗?”

田维正的成功给了文杰莫大的信心,他深吸一口气,几乎是半闭着眼冲刺起来,踏上踏板,起跳!

“上去了!”

随着保护人员一身吆喝,起跳的文杰落在木马顶上,而后稳稳的跳了下来。

 

 


“这次虽然没有通过木马,但是敢尝试就是一件好事,继续再接再厉!”面对大家的鼓励,文杰紧张的脸上终于迸出笑容,他明白,正是小组成员之间互帮互助,自己才能越过心中的那道障碍。

二、品质互学互影响,桃李无言自随“行”

“班长,我们入团了!”“五一”小长假还未过完,上士滕攀所在的“三互”小组便传来了好消息——组员惠新文和苏建伟一同加入共青团,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对此,组长滕攀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滕攀担任组长的“三互”小组另两名组员都是青年,通过谈心,滕攀了解到两名新同志在入伍前思想上还较为懵懂,因而错失入团机会,在几次“三互”活动的聊天谈心过程中,面对两名新同志对入团的渴望,滕攀提出了一个建议:

“现在疫情还很严重,中队工作需要人手,先想想自己能为中队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可把新同志难住了。“新兵蛋子”能为中队做些什么呢?望着滕班长交接领班员的背影,苏建伟的眼前突然泛起一段记忆。

那是一个普通的晚上,当下哨的惠新文正疑惑一楼备勤室的灯怎么是常亮,却发现滕班长正伏在地上,仔细对照白天记录下的各种问题进行汇总。当他是班长的时候,管好班里人是他的责任,当他是领班员的时候,发现哨位问题是他的责任,当他是值日员的时候,检查中队各类隐患是他的责任。不善言辞的滕班长在用自己的行动为小组成员树立榜样,告诉他们无论身处哪个位置都要思考自己能做什么,如何能做到最好。

 

 

 


在这之后,惠新文主动担起每日倾倒垃圾与清洗垃圾桶的任务,每天第一个抱着垃圾桶下来的是他,最后一个清理离开的也是他。

 

 

 


苏建伟则活用自己入伍前美容美发的工作经历,当起了中队“御用”理发师,中队官兵的头发都在他的妙手下剃得神清气爽、朝气勃发。

当团员大会投票结果公布后,两名同志获得的票数证明了大家的认可,对于苏建伟与惠新文二人来说,正是因为有了滕班长的以身示范,才有了他们学习追赶的目标,让人知道小组织也有大作用。

 

三、兴趣互教互推荐,分享快乐共同“行”

阿热帕提·司马义最近想找个舞伴。

就在几天前,他在心理服务工作小组下中队的时候表演了新疆舞,赢得了阵阵掌声,“阳光姐姐”张雪还坐在他身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通过聊天他才知道,原来同乡的亚森·奥斯曼早在中队培养了一名舞伴,现在名号都已经顺着心理工作小组在全总队传开了。

如果能把新疆舞变成中队文化的一部分该多好,为此,阿热帕提询问组长李创鑫的意见,在得到李创鑫的建议与指点后,他决定先在小组内进行试点。

经过一番软磨硬泡,他终于将另一名小组成员张佳豪成功“拉下水”,成为了他的第一个舞伴。从基本步法到配套手势,从基本要领到一颦一簇,每一个动作都直呼“好难”。

 

 

 

 

靠着阿热帕提“现场教学”的一股劲,张佳豪的热情也高涨起来,虽然动作还很别扭,但也有了一定的雏形。不仅如此,短短几天的学习也为阿热帕提招到了其他有兴趣的同志,阿热帕提的舞伴正一个个增加起来。

从简单“三人行”到三人都“行”,既要严要求,扎实开展“三互”活动,又要放得开,充分信任“三互”组织。通过认真学习新《纲要》要求指示,积极推动“三互”活动,固原中队“三互”开展越来越红火,官兵的热情在这个简单灵活的小组织中充分表达,多彩而又热血的军旅人生也在这里绘上一层亮色。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并非只是古哲留在纸面上的干条条,而是能积极指导实践的重要法宝。只有积极融入这个小而充实的集体,才能在活动中感悟“互帮互学互教”的良好风气,在思想上进一步筑牢基层制度建设的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