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论坛邮箱: 570067608@qq.com            热线电话: 010-53359269 18510793779
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警民文化 >  »妈妈 不差钱

妈妈 不差钱

2019-12-11 10:30:58 来源:中国警察论坛 作者:李宝 点击:

周天,我刚吃过午饭,爱人便催促我快把她亲手做的点心给妈妈邮去。我快活地应允。

我叫她妈妈,其实是我的养母。在我有了记忆中她就是我的妈妈,直到今日她永远是我心中最亲爱的妈妈。

揭开我身世的秘密是在我结婚前的头一天晚上。一直被我称呼二十多年的叔叔亲口告诉我,他是我的生父,我的生母由于不会伺候孩子,在我三个月大的时候就送给大娘(养母)和她差不多大的儿子一块喂养。直到我九岁那年才回到父亲(叔叔)的身边,那时候父亲与母亲分道扬镳,不久付琴琴后就独自“闯关东”,几经打拼慢慢地在德都(现五大连池)立足了,我则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我从十四岁那年起便与生父(仍叫叔叔)和继母(称呼婶婶)在德都一起生活了。那期间,我和社会上的同龄人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在叔婶的呵护下,我每天快和地生活着、学习着,只是在想起苏北的父亲(大爷)母亲(大娘)的时候,就给他们写信、打电话、拍电报遥寄思念之情。

在我工作之后,每逢在中秋、春节和他们的生日前夕,我就悄悄给他们邮寄“红包”。他们在收到后,总是告诉我要好好孝敬叔婶,他们“不差钱”。我不大明白父母的心思,那是我作为儿子的孝心,但我对叔婶自然不会差事的,叔婶也时常夸我是个孝顺的孩子。

父亲将埋藏在心里二十多年的秘密告诉我得到证实后,我的整个身心似乎被彻底颠覆了,我一下子不知道我是谁了。平静后我越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孩子,我得到了双对父母满满的、浓浓的爱,同时感到肩上的责任与义务是那么的沉甸甸。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成为我一生尽孝养父母的信条,也是我对双对父母的庄严承诺。

我在婚后的生活里,无论工作有多忙多累,总是牵挂在苏北工作、生活的养育了我九年的父母。我不敢奢想,倘若当年他们不接纳我,我的命运又将如何,也不知道《酒干倘卖无》的悲剧会不会再我身上重演。

婚后不久,我就带上爱人在养父母毫无知情的情况下“飞”到他们身边“拜谢”。那突如其来的重逢,让养父母喜出望外,尤其是爱人纯正东北口音的“爸爸好、妈妈好”甜甜的声音,乐的养母年轻了许多。养父诙谐地对我说“我原以为你在获悉‘秘密’后,会对我们和你生父产生抵触心理,看到你们今天,我多想了”。“你们永远都是我的亲生父母,妈妈你说对不”。我话音未落仍像孩子似的扑到妈妈的怀里,让沉浸在幸福中的爱人好生嫉妒。短暂的团聚,勾起了我孩儿时无尽的回忆,在短暂的团圆中,感动与泪水让我再次度过一个难忘的童年。依依不舍前,我婉拒养母给我的三千元结婚喜钱,我知道他们的艰辛,养父身体一直不好,他们除了工作外,还要照顾自己几个孩子,替我远在东北的父亲和叔叔们照料年迈体弱的爷爷奶奶。为了不让养父母过多地为我们操心,乖巧的爱人将八百元孝心款乘养父母和我道别之际折身回到屋内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返回的列车启动了,我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泪水,挥手向站在站台边的养母说道:“妈妈,我总会来看望你们的,放在茶几上的钱是我俩的一点心意……”。“你这孩子,还像小时候那样……你小两口子刚结婚……”一股春风把养母的话儿飘进我的耳朵里。我擦拭着泪水,心中涟漪跌宕。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我和双对父母的情感不断递增,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始终燃烧一颗感恩的心,自然我更多的是“偏向”养母。每当我在工作上取得点滴成绩和进步的第一时间,我总是通过各种方式与她分享,分享母子情感和生活的快乐,她总告诫我“人间正道是沧桑”,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她在理解我工作艰辛的同时,更注重关心我的日常生活,因为在她的心中始终认为我是个“苦命的孩子”“报喜不报忧的男儿”,时不时给我邮寄钱物补贴。尤其是在我爱人下岗不久患病的2002年的秋季,养母不仅专程来看望我们,还替我支付爱人住院治疗期间的两万余元医疗费,这费用相当于我当时的一年工资。每每想起这件事,婆媳相拥而泣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两年后我曾两次邮寄这笔给她,都被她婉拒退回,还说我变了,变的不想再认她这个妈妈,说的我心里即酸楚又幸福与感激。那时养母的家境也并不是十分富裕,除了大儿子已工作外,还要呵护正在冲刺高考中的二儿子和一个身体先天欠佳的女儿,对于一个紧靠工资薪水的普通城里人来说,他们的负担可想而知,可她对我(们)的爱却是毫无吝啬。

至今,在我别了养父母三十五年的时间里,养母始终把我当做她的亲儿子看待,在许许多多方面超过她对亲生儿女的爱。这种爱是天然的、无私的、纯粹的,我反哺她也是发自内心的。可当养母一次次“讨厌”我在逢年过节给她邮寄孝心钱的时,尤其是我在知道了我的“秘密”之后,她总是在电话那端“生气”地说我太不懂事了,一家人不必客气。可我就是一根死脑筋,把她的“妈妈不差钱”的话当做耳边风。直到在她退休后的一天与我和爱人的聊天过程中我“醒悟”了。在这之后,我就变着“戏法”给她买些当地的土特产在中秋和春节前前夕邮去。在这当中我更注重“细节”,我和爱人在她过生日前就到市区商场(这些年就通过网络购买)精挑细选给她购买邮寄合适的合身的各类季节衣服,每每在她收到“礼物”后,她在与我们的通话中似乎没有了先前的“责备”,但告诫我们对她不要大手大脚地乱花钱,夫妻俩要相敬如宾,要照顾好亲生父亲和继母,要关注孙女的成长。在每一次的交谈中,我总是被浓浓的爱包围着。

退休后的养母回到了姥爷姥姥居住的农村颐养天年,但她一直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在自家的院子里种植各种常见的农家蔬菜,除了自给自足外,还资助亲属,丰收的时候,她就骑上电瓶车到附近的集市上变卖些零花钱,这成了她退休后的自营主业。辛苦不必说,可养母总是逢人乐呵呵地说,吃着自产的绿色食品放心。同时,也牵挂她在龙江的儿子我。在每年的春节前夕,她就通过物流及后来的快递,给我们邮寄好多的速冻蔬菜和“干菜”,让我们一饱口福,徜徉在母爱浓浓的爱河之中。

养母的身体一直很好,很少生病,就连发烧感冒都远离她,这主要源于她良好的心态和生活节奏,即使在养父去世五年后的今天,她总是保持一种将对亲人思念融入“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中。每每孙男孙女、重孙重孙女看望她时,无论她如何忙碌,都要放下手头的活儿,让晚辈们簇拥嬉闹个够,还大把“撒钱”,弄得懂事的晚辈很不好意思,她就故意板起脸来说:“你们这些孩子就是我的福分,我要钱干什么”。听到她的话,晚辈们就情不自禁地给她鞠躬拜谢,祝福她长寿百岁。

如今,83岁高龄的养母,除了耳朵有点背外,其他身体指标都很正常,她每天依旧坚持骑电瓶车忙碌着、穿梭着,这让我着实担心。近些年来,每当我回家看望或打电话问候她的时候,一再嘱咐她不要骑电瓶车外出,她就“郑重”地承诺会处处小心的,电瓶车早已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伙伴和“代步车”。

新年的元旦、春节即将来临,我的心早已飞到她的身边,我又要给她准备新衣服寄去,遥寄我对她的深深思念……

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

 

 

作者简介:子玉,原名李宝,就职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五大连池市文联作家协会副主席,小说专著《黄土情黑土味》《红字墓碑》(20187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