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论坛邮箱: 570067608@qq.com            热线电话: 010-57276930 18510793779
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警察文摘 >  »一块匾额背后的故事

一块匾额背后的故事

2019-09-30 11:45:25 来源:中国警察论坛 作者:李 宝

“主任,有人给信访办送匾额来啦!”

早上班,我刚踏进局机关大厅,值班的同事就冲我喊了起来。

  我走进值班室一看,啊,硕大的一块匾额,原来是信访人张某某送来的,上书“维护正义,两袖清风”八个红彤彤的大字。

  看着眼前这块匾额,我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天前,心里五味俱全,却导不出什么味道。

不速之客

六月的一天下午,我接待了他。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上访人竟然是他,上身着一件短袖,黑瘦的脸上架着一副墨镜,左手拄着拐杖。如果不是他先叫出我的名字来,也许我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他叫张三,大名早忘了。

二十多年前,我还是在当交警的时候认识他,彼此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情,因为我是名宣传民警。那时候的他是个人精,人也长得帅气,挺会巴结手中有点权利管事的,自认的“干爹”可不少,得到的回馈自然也很丰厚。

十来年后,他在小城率先加入了有车族,还给父母买了一栋五六百平方米的平房,囤积财富;身上金银珠宝琳琅满目,时常出入“官局”,“官话”也学了不少,潇洒倜傥,常常引起不知情者的羡慕和嫉妒。

可就在我十年前转任信访工作的不几年后,他似乎从小城“蒸发”了。据知情者说,他染上了吸毒,导致妻离子散,也坑害了许多所谓的“干爹”。他为了逃避当地公安机关的打击,悄无声息地转入了“地下”,住无定处。原以为他真的“销声匿迹”了呢。

我不知道他这次来访有什么诉求。我的脑子在飞速地运转,他这种人不好应对。

喋喋不休

正当我想问他有什么诉求需要解决时,这是我的职业反应,但真的不希望他有什么“诉求”,倒不如说来“看看我”。见面不到一分钟的功夫,他也不顾其他人在场,趾高气扬高八度地冲我喊道:

“李警官,不,小哥(我听后恶心的很),你什么时候到这儿来工作了,这是份啥工作呀,也没有什么油水,凭你的才能,当个某某大队长绰绰有余,弄个副局长干干也不是问题呀……”。

他好像是民间组织部的,开白给我玩起了市侩来。我根本没有在意他说什么。

我瞥见他说话时冷不丁地摇晃几下脑袋,精神略显恍惚。我顿时想起来了,他的神智是因长期吸毒所致,瞧那双胳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留下的痕迹,有的地方都发黑了。可怜!可恨!

我几乎没有与他“寒暄”什么,他也没有问我的近况。

为了好好“打发”他这种人,我语气平和,直奔主题。他却喋喋不休地大声嚷嚷起来:

“你们公安局干啥吃的,我吸毒,我认了,我服法,可我进来的时候身体好好的,审讯时,我高血压病犯了,还犯有脑淤血,为什么不让我接听电话?为什么不让我吃药?我在迷迷糊糊中,似乎感觉被抬上120急救车拉走的。我这次没有吸毒,更没有钱治病,你们必须给我拿钱看病,否则,我要往上告,反正我现在是人渣,我啥也不怕!你是信访办主任,你看怎么办……”。

他说话间不时夹杂着咳嗽声,透过墨镜,一双贼不溜秋的眼睛暗淡的很,早已失去当年“会说话”的色彩。

我看他情绪一时难以稳定的样子,主动递给他一颗香烟,他真的接过,自个点着,吞云吐雾起来。看样子,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我淡定地嘱托工作人员认真接待他,便借去卫生间方便之故,找到办案单位了解详情。

“担保”入监

原来,在当年的春节前夕,D市公安机关将涉嫌吸毒、诈骗等多项罪名的逃犯张三抓获了。经D市警方审查,他在涉及一起车辆交易中为所谓的社会朋友“担保”,而他的朋友背信弃义,连人带车不见多年,导致卖方车主将买主及他一并告到当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几经对其抓捕未果,加之他系吸毒“累犯”,于是就将其进行网上通缉。D市公安机关在要求他提供买主去向等细节过程中,他以“不知道”为由拒绝与警方合作,竟抛出自己是个快要死的人与警方软对抗。当日,D市警方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并羁押于拘留所。仅三日后,他被狱医检查出有轻度脑梗,警方鉴于此,对他变更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于是乎,他“逃过”一劫,但警方告诫他随传随到,他也答应了。

由于他在当地因多次吸毒躲避公安机关对他的打击惩处,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缉拿。就在他这次被“请”到公安机关的几天前晚间,他出没在市区某小区门口,警方接到群众举报后,民警立即出动将其当场擒获。警方在审讯完对其进行尿检过程中,他突然感到头晕。民警问他怎么啦,他说血压有些高,还曾患脑淤血。民警问他随身携带了药物没有,他说没有。当民警主动让他打电话联系家人送药却被他拒绝了,他说停一会儿就好。民警给他递上一瓶矿泉水示意他休息一会儿。看来,他上访时说的不是实话。

稍许,当民警告知他的尿检呈阴性时,意味他的尿检合格排除吸毒嫌疑,公安机关不必对他采取什么强制措施,他“兴奋”地从凳子上突然起身,不料却一头栽倒在审讯室内,一时不省人事。民警在对其进行简单的前期处置同时拨通了120急救电话。仅仅几分钟后,救护车和医务人员赶到现场。经检测,他的血压的确比正常值高出许多,需立马住院治疗。经救治,他在当晚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需要继续住院观察治疗几日就可恢复到正常状态。当晚的药费全是几位办案民警垫付的。原来事实是这样。

非常举动

在接下来的接访工作中,我从各个方面开导他,让他遵照医嘱回去继续住院治疗,至于医疗费用由他本人先垫付或者从亲属那里借些,待出院后协商解决,况且他的病因也不是公安机关造成的。起初,他又是一番咆哮,说不给钱救治就赖在公安局不走,还不停地用拐杖敲击着地板。他叫道:“我进来的时候是好好的,可我却是躺着出去的,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我不愿意与这种人渣计较。我从职业的角度对他进行一通情感感化后,他却冲我说:

“小哥,看在咱俩二十多年的情份上,今天我也不难为你,这也不是你造成的,虽说我现在啥也不是,但我一定要讨个说法,从现在开始起,我不再找你,你也没有这个解决能力”。说完,他连打印出来的接访记录都不签字,拄着拐杖,径直走出信访接待大厅。为了安全起见,我和工作人员目送他走出局办公区域,生怕他在办公区域发生意外,那是要追责的。他这种人,的确令人憎恶!

我本以为,先前比较“讲究”的他会见好就收,也只不过是来发了一通牢骚而已。然而,这中间仅仅隔了一天,他“逃”出医院后,直接到政府信访部门告“洋状”去了。佯称办案民警故意不让他的亲属送药救治,是对他的打击报复,草菅人命,必须追究办案民警的法律责任,如政府不给他做主,他就要连当地政府一起告,告到省里,告到中央,不告倒办案民警绝不罢休。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对他劝说无效的情况下,给我打来电话要求前去接回处理。

我从内心不想再见到他这类人渣,但职业的责任感驱使我不得不带上办案单位的负责人吴副队长前去“救驾”。当我们在市政府信访接待大厅见到他时,他正蜷坐在一个凳子上,口若悬河夹杂着污秽的语言,向站在他身边的政府信访工作人员及看似政府职员的男士们诉说着自己在公安机关遭受“非人”的礼遇,不时地点名谩骂办案单位领导及主管领导的姓名,骂他们“狗眼看人低”,认为他现在落魄了,就往死里整他。他周围的工作人员似乎都成了看客,无人阻止他的无赖“演说”,接待大厅里的空气似乎凝固。

“张三,你真不是人,不是和你说好了吗?先治病再说,谁让你在这里胡说八道的!赶快跟我走,我送你回医院!”一向待人心平气和的吴副队长走到他身边说道。

他慢慢抬起头来见是吴副队长,顿时又开始了他卑劣的表演:

“小哥,你是好人,那晚的事不怪你,你也是执行公务……”

“好了,别说了,这是政府办公的地方,不许胡来,跟我回公安局……”

“跟你回?不可能!”他随即坐在凳子上哭喊起来:“今天,我要当着这么多的政府官员面,控诉XX真不是东西,当初,我犯事,X他妈的,他恐吓威胁我,让我花钱就不治罪,我不怕花钱,多少他说算,手头一时没有钱,他就抓我进‘号子’……可我现在落魄了,他就往死里整我,真不是东西……”。他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高声“控诉”XX

吴副队长怕他把事情闹大,便上前拉他一下,说道:

“张三,你还是不是人,快跟我走”。

我也在一旁督促着他:“别再胡闹,这里是政府办公场所,跟我们回(公安)局里说,再继续闹下去,对谁都不好……”。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冲我哭嚷道:“X他妈的,看今天谁敢把我咋地,我都是活着的死人了,我怕谁啊……”。

这时候,站在我身旁的吴副队长大声呵斥他:“不许胡来!”并轻轻拉他一下,示意他跟我们回去。可他却出人意料地把手中的拐杖撇了,顺势“扑通”倒在地上,用头“咚咚咚”撞地,狂叫道:“X他妈的,他简直不是人,今天不把我的事解决清楚,我就死在这里!”我见状,真的怕他闹出人命来,就拼命试图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然而,他不但不听劝,反而,借机将头往墙上撞。我一看,他这架势,就是借机给政府和警方施加压力,但这种非常规的举动,要是真的出了人命,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也难逃追责,甚至追究刑事责任。为这种人渣付出政治代价简直就不值得。可当时的情景又容不得我多想。就在他似乎玩命准备再撞墙的时候,便被我及时用身体挡住并将他死死按坐在地上,同时,我冲着那些“看客”高声道:“大家快过来将他围上,别让他继续闹了”。未曾想,我的话真的起了作用。张三再想故伎重演没了机会,但他仍死活不离开信访接待大厅。

就当在场的工作人员将张三围个水泄不通的时候,我将吴副队长叫到接待大厅的走道处商议如何解决张三的问题。吴副队长一脸无奈。我看事情不能再继续僵持下去了,否则真的出现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捡”个处分不足为过。

几分钟后,我在没有征求吴副队长意见时,立即给主管禁毒工作的公安局副局长打去电话,听听他的高见。五分钟后,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和特警队员陆续来了十几人,欲对张三采取强制带离措施,却遭到他一通无端谩骂。

无论我和吴副队长如何规劝他,他都置之不理,再次扬言要和XX斗到底。因为前来“救驾”的民警大都认识他,见到他无赖的举动,谁也不愿意主动贸然对他采取措施,但绝没有给他再次撞地撞墙的机会,双方僵持着。

稍后,副局长也匆匆赶到,他的“把戏”稍有收敛,还故弄玄虚地叫道:“X局长,这事与你没有关系,你也没有整过我,但今天谁整我,我就和谁拼命……”。他说完,又信口雌黄谩骂XX来。副局长见法律和政策攻心对他无效,便对警员下令将其强行带离。他在被带离的过程中依然骂骂咧咧,当他被架出接待室后,被守候在此的几名特警“架”上了警车“押”往医院。看到远去的警车,我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原以为,张三的卑劣“演出”到此结束了。未曾想,他在第二天上午又悄悄溜出医院,潜入市政府要与市长“对话”。那时候,市长正在接待一位客商,让他到信访部门反映,并让秘书打发他走。可他却开口骂道:“什么狗屁政府,不给我解决,今天我就死在这里”,并用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敲打市长的办公门后,躺在办公走廊上大呼小叫、骂声不断。几分钟后,两名保安冲了上来,不由分说将他强行带离市长办公楼层。他口中依旧不停地骂这骂那。

当他走到一敞门办公室前,强行挣脱保安,窜到阳台窗前,转过身来冲保安嚷道:

“我的问题今天不解决,我现在就从这楼上跳下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谁也不许阻拦”。

他边说边从衣兜内摸出一个薄刀片,狠命地割了一下他的左手腕,顿时,鲜血四溅,并艰难地爬上窗台欲跳楼自杀。惊呆了保安马上反应过来,冲了上去将他狠命地拽了下来,其中一名保安迅速抓住他流血不止的左手腕,另一名保安马上拨打110报警。稍许,两名保安将其稳稳控制住,并用办公室内的毛巾将他左手腕勒住。不大功夫,他被迅速赶来的几位民警强行送往医院抢救。他的伤势并不严重,经紧急救助脱离了生命危险。

人文关怀

张三这一作一闹,自然引起了政府、公安局高度重视。他所反映的问题经认真调查,纯属杜撰。若不是他身体“不适”,依法行政或刑事拘留他也是轻的。鉴于他的实际情况,政府和公安机关还是更多的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和维稳大局的原则,对他的这次所作所为给予包容,并从正面引导他面对“现实”,振作起来,勇敢地体面地生活下去。

半个月后,他出院了,医疗费用自然有了着落,民政部门又给他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他虽然外出行走依旧借助拐杖,但昔日一副飞扬跋扈令人作呕的样子极大地收敛。

事情到此似乎结束,可他却偏偏给公安局信访办送来一块“赞扬”的匾额,这让我在惊愕之余,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我真的不愿意将它光明正大地摆放在“荣誉室”内,我想尽早地忘却这桩“闹剧”,不想因为看到它影响我的工作情绪和为人底线。几分钟后,我把它“陈列”在储存卫生工具的一间偏房内,让它在悄无声息中述说自己的故事。我坚信:对于任何人来说,人间正道是沧桑,玩弄任何小计俩都会付出代价的,这世道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

 

 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公安局信访办主任